• Skovgaard Allred posted an update 4 days, 4 hours ago

    被恐懼所支配、身材尚未長開的小小愛娜慌張的丟掉了藏在衣袖中的玻璃片,然後如同受驚的松鼠一般,哭泣著躲回了自己的房間。

    粉色的、靜謐的、充滿了童稚的粉紅色房間。

    反身鎖好門。

    然後從床上抱起爸爸買給她的生日禮物,抱起那隻白色的、臉上始終帶著和煦笑容的抱抱熊,躲在了床底下。

    用充滿了恐懼與驚惶的目光注視著那被反鎖的門扉。

    爸爸……媽媽……塞拉……

    晶瑩的淚珠難以自抑的淌落,女孩低聲的啜泣著。

    無敵醫仙戰神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年僅九歲的小女孩兒根本無法理解發生在她面前的慘劇,她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本應溫馨和睦的晚餐會沾染上不祥的鮮血,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群凶神惡煞的男人沖入她家的府邸,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會二話不說砍死了她的父親,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不顧母親的哭喊將她撲倒在地。

    快跑——

    同樣不清楚,為何塞拉會不顧一切的抱住朝她而來的兇徒,對她這樣喊道。

    她……害怕極了。

    下意識的就按照塞拉,按照這位從她有記憶起就開始服侍著她的女僕的話做了,雙腿不自覺的動了起來,跑了起來。

    可是,該往哪裡跑?

    不知道。

    於是,在大腦一片混沌的情況下,她回到了她的房間,然後躲了一切。

    像鴕鳥一般藏好自己,並期待著一切終究過去,只需一夜過去,只需一覺醒來,爸爸媽媽還有塞拉終究會出現在她面前,拍著她的後背,**著她的長發,然後微笑著寬慰她:那只是一場噩夢,一切都結束了,爸爸、媽媽還有塞拉都在這,都在這,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這不是夢。」

    帶著遊戲頂級天賦做大佬 然而,一個聲音,一個低沉喑啞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打破了她的幻想。

    不是夢……不是夢……不是夢……

    她低聲自喃著,然後抬起頭,視線與那黑暗中漆黑的眼珠子對上。

    「啊——」

    一聲驚叫,愛娜捂住了她的嘴,手中的玩偶不由掉落在地。

    與之一同掉落的,還有它那和煦到詭異的笑容。

    「你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它,那隻抱抱熊玩偶咧開了嘴,用針線縫製的嘴巴張開,展露出最為深沉的惡意,「他們……你的父親、你的母親、還有你那童年的玩伴塞拉——他們都已經死了。」

    一夢浮生:公主不嫁 已經死了……已經死了……已經死了……

    彷彿有一個聲音在腦海中不斷重複,女孩的眼中漸漸失去神采。

    「而現在有一個機會,」寄宿於玩偶之中的惡魔發出無聲的嗤笑,「一個能復活你的爸爸、媽媽還有塞拉的機會。」

    「機會?」

    「沒錯,」它蠱惑道,「只要一個願望,你就能改寫過去發生的悲劇;只要一個願望,你就能復活你的親人;只要一個願望,你就能保有現在這份白皙、美麗——難道還有比這梗划算的事嗎?」

    「……」

    這不是多難做的決定,連愛娜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猶豫、彷徨。

    但本能的,她不想與這個曾是她的抱抱熊的怪物多置言語。

    只是僵持並未持續多久,實木製成的門扉就被硬生生的撞裂,然後,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滿身是血的傭兵便大步步入了房間。

    「在哪裡?我的小甜心……」

    他說著令人作惡的話語,兇殘而暴虐的目光在被床檯燈燭照亮的房間之中來回掃視著:「我知道你在這裡,別想逃……」

    門被反鎖著,很明顯有人在裡面。

    而這小女孩風格的房間,明顯只會屬於那位小公主。

    所以——

    賞金的大頭他拿定了!

    「你藏在哪裡啊?」他突然打開身邊可以藏人的大衣櫥,兇悍的光頭猛地埋入那一堆的女孩衣物之中,胡亂的翻找一番后,目光再次在房間中遊走了起來,「讓我想想,你會藏在哪裡……我的小可愛……」

    在床底下,愛娜看著地上那雙越來越近的大腳,不由屏住了呼吸。

    千萬不要看過來……千萬不要看過來……

    她向天上的神明禱告。

    然後——

    彷彿回應了她的禱告,那雙散發著惡臭的大腳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你是在這裡對不?我的甜心。」

    這麼說著,一張猙獰的大臉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哈!」

    女孩的頭髮被抓住了,一股大力將她從床底下拖拽而出。

    「抓住你了,你這個小裱(蟹)紙。」

    大漢,面容猙獰的大漢不顧她的哭喊,扯著她的頭髮將她吊起,那雙渾濁、嗜血且飽含欲(蟹)望的銅鈴似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她:「真是一個天生會勾人的盪貨,不要說韋爾奇少爺,就連我也想來一發。」

    愛娜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盯著他。

    「這眼神,幹起來一定很帶勁。」身材高大的傭兵舔了舔嘴唇,但大商人家的大小姐——這種規格的女人他可能再沒有機會能上手了,如果不是這個小傢伙是榮光之裔點名要的女人,他可能……不,是一定沒辦法忍耐住的吧!

    但即便如此,打打擦邊球應該也沒關係。

    ——看著她哭泣的吞咽的樣子。

    ——看著她雙目無神、支離破碎的樣子。

    ——看著她臉上、頭髮上沾染上他的味道的樣子。

    單單隻是想一想,就讓人興奮啊!

    化身欲(蟹)望野獸的男人粗暴的將女孩按在床上,呼吸不自覺的粗重起來,蠻橫的撕開那身精緻的洋裝,粗糙的大手肆意的在嬌嫩的身軀上遊走,滿是鬍渣的臉龐在小小的、尚未顯露雛形的胸脯上啃咬著,痛苦以及某種不知為何生出的恐懼令愛娜不禁扭動著身體,想要遠離這隻伏在她身上的怪物。

    到底……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一邊發出無助的哭喊,愛娜一邊絕望的向神祇祈禱。

    然後,惡魔回應了她。

    那個寄宿在玩偶體內的惡魔,它操縱著抱抱熊的布偶身體,漂浮在她的面前,以冰冷的眸光注視著她。

    「現在,告訴我你的選擇。」

    隱約間,她似乎聽見了它發出的無聲嗤笑。

    我的選擇……

    我的選擇?

    女孩的眸子猛地亮了起來,她看向了就在就在身邊的燭台。

    就是這樣……

    殺了他。

    不屬於小孩子的冷靜支配著她,她如同久經訓練的老練戰士,沒有任何的猶豫,趁男人沉浸於欲(蟹)望之中,她揮動了手中燃燒著的燭台!

    煤油灑出,火焰點燃。

    突如其來的劇痛令男人驟然吃痛,然後熊熊火焰燃燒而起。

    「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慘叫,如同燃燒的火人一般,他在天鵝絨的床墊上打著滾,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行為更進一步加速了火焰的蔓延。

    愛娜見此機會想要悄悄溜走,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被已看不出本來面目的男人一把抓住。

    「啊……你這個裱(蟹)紙,你到底幹了什麼!」

    他一把扯住她的頭髮——一邊發出歇斯底里的哀嚎,一邊將她拉近:「我要把你殺死,我要把你拖下地獄,每天干你一百次,你就到地獄里陪我吧!」

    火焰,不分敵我的火焰,同樣攀附到了她的身上。

    「許下願望吧。」

    惡魔玩偶獰笑著:「把你的靈魂交給我吧!」

    身體被火焰灼傷的女孩咬了咬牙,沒有回話,只是用自己的力量掙斷了被男人抓住的,燒毀了差不多一半的頭髮,從已淪為火焰燃燒之地的床鋪上滾落,艱難的從地上爬起,然後倒下,然後再爬起,再倒下。

    不能在這裡倒下。

    這麼想著,她的意識漸漸昏沉,世界也越來越黑暗。

    「不,你不能這樣。」眼前的這一幕似乎令蠱惑人心的惡魔生出了某種急迫感,它慌慌張張的飛到身體半毀的女孩身邊,「你難道不想改寫這一切,改寫這場毀滅你人生的悲劇,改寫父母死去的結局,不必背負著那一身醜陋的傷疤嗎?」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

    「求求你——」

    「哪怕為了你自己考慮,也要向我許下願望啊!」

    「沒這個必要,」半殘的女孩停下腳步,站在窗檯旁,眺望著故鄉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夜景,而後回過頭,注視著那終於不佔主導地位的玩偶惡魔,「這可是成長的傷疤,是我走出過去的證明——當然,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她笑了。

    膚色漸漸變黑,肌肉漸漸隆起,骨架也隨之躥起。

    在這一瞬間,她長大了。

    從不諳世事的女孩,變成了勇敢無畏的戰士。

    「為什麼?」

    惡魔——更準確的說,是貪婪魔王的化身詢問道。

    「沒有為什麼。」

    黑膚色,滿身肌肉的持劍之人說道,目光平靜的像是月光之下靜謐的河水:「我的命運……只能由我自己掌控。」

    伴隨著話音的落下,世界終於陷入了永恆的黑暗。 漢森王子正在戰鬥。

    這是一場足以載入大陸史詩的戰鬥,戰鬥的一方是為了討伐魔王匯聚而來的傳奇英雄們,另一方則是魔王麾下的最強者,翼展足以遮蔽天空,吐息足以焚毀大地的黑龍之王。

    這場戰鬥甫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之中。

    作為全隊僅有的三名戰士,他、科茲莫與猶大必須近身牽制那可怕的怪物,絕對、絕對不能給它留下升空的空檔!

    「尼爾——」

    小隊的隊長,隊伍中當之無愧的最強者,無論近身戰還是魔法戰都能躋身超一流之境的魔劍士猶大發出了命令:「瞄準眼睛,牽制牠!」

    弓箭手尼爾,是大陸的第一射手,他的弓箭一向例無虛發,但黑龍王的龍威非比尋常,僅僅是存在本身就足以造成空間的扭曲,致使箭矢偏轉。

    如果是一般的弓箭手,或許會束手無策,可這種程度的困境並不足以阻礙大陸第一神射手的步伐,在經過幾次彈道上的修正後,儘管無論精度還是力度都有所下降,但他的弓箭已經能夠穿透那層扭曲的空間,對黑龍王產生不小的威脅。

    「還有瑞加娜,」在激烈的戰鬥中,依然遊刃有餘的猶大發出了第二道指令,「束縛牠——將牠束縛在大地之上!」

    來自賢者之城的大法師翻開了手中的魔法書,高聲詠唱起禁忌的咒文。

    瑞加娜,這名其貌不揚的少女,一向以冷靜著稱,即便是在龍威的干擾之下,依然能夠強打精神,駕馭住手頭的高階魔法,號令大氣中混亂的元素,將之約束成型,形成禁錮雙翼的枷鎖。

    「傷害還是不足。」

    科茲莫,這位與他一道長大的好友,在戰鬥中大聲的喊道:「牠的龍鱗太堅固,我的攻擊完全不奏效!」

    「愛娜——」

    重戰士漢森,馬蒂爾達的王子殿下大聲的喊道。

    「沒問題,」牧師小姐,如同天使一般美麗的少女向著此世唯一的真神禱告,「主啊,請賦予行馳於汝道上的行者,以討敵的利刃。」

    於是,光芒降臨。

    每一個人的身上都疊加了一層接著一層的賜福,每一個人的武器上都綻放出神聖的光芒,來自神祇的偉力加持在凡人的英雄之上,戰鬥的天秤於此刻悄然逆轉。

    跨越扭曲空間的箭矢奪取了牠的雙眸。

    法師制御的大氣禁錮了牠的雙翼。

    戰士們加持了神聖之力的武器,撕裂了牠的鱗甲。

    伴隨著戰鬥的進行,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給大陸帶來恐懼與死亡的大災變之主變得越來越虛弱,赤色瞳仁中的生機與活力也在不斷的消減。

    終於——

    來自大陸最強之人的利劍,洞穿了牠的逆鱗。

    牠死了。

    魔軍之中,魔王之下的最強者,就此倒在了英雄們的腳下。

    「接下來該面對的,」戰鬥結束后,眾人在一旁的森林中紮營,一邊整理著裝備,一邊討論著之後的行動方略,「只剩下那位混亂的魔王了。」